4166金沙总站-4166am金沙登录-4166am官网登录

4166金沙总站穿越明朝败家子章节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是可忍 孰不可忍

推荐阅读:乡村神医斗战神帝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破云2吞海七零之悍妇当家医道官途极品太子爷第一赘婿最强狂婿恶犬天下

朱秀荣见了方继藩,先是透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而后却是委屈的抽了抽微翘的鼻子,眼里泪汪汪的,满是委屈状。

方继藩心里一动,便箭步上前,还未开口……

朱秀荣微微抬头看着方继藩,咬唇道:“都怪陛下,我知定是陛下虏你走的,此去便是两年,还是我的亲哥,可成日不做好事,我……我……”

呼……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眼里也觉得有点湿润了。

有妻有儿的地方,方才是自己的家啊。

方继藩感觉踏着这片属于自己家的地方,身边有着最亲的人,这样的人生才是最完整的!

星辰满天,久别重逢的人总多了几分温情,一夜悄悄过去,天罡拂晓时,方继藩却是难得的早早起来了!

他先是查了账簿,两年功夫,西山的账面上的财富,又翻了一番。

方继藩不禁叹息。

买卖这东西,其实起初的时候,凭的是大家的本事;可当资本积累到了一定程度,或许凭借的就是人脉。

只是当这财富积累到了一定数字时,那么……所谓的眼光和人脉,甚至本事统统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庞大的资本,本身就拥有碾压一切的实力。

哪怕是一片荒芜之地,你拿一千两银子,至多也就把土地耕种一下,盖一些农舍,购买一些耕牛,雇佣了人力,种植一些经济作物,赚一些小利。

可若是你有十万两银子,你便可连接道路,建立作坊,大肆的招募人员,购置设备,赚取更大的利益。

而一旦你有一百万两,一千万两银子时,你便可以在此铸造一座新的城市,牟取暴利。

当然……方家的账面上,不是一百万两也非一千万两银子,而是数以亿计。

哪怕是一头猪,都能让它疯狂的增值。

自然,方继藩没有侮辱王金元的意思,只是打个比方罢了。

他闲坐了很久,算盘打得啪啪的响,虽还谨记着自己是人格高尚之人,心里却还是美滋滋的。

到了晌午,陪着家人吃过了午餐,刘瑾却匆匆而来道:“干爷,干爷,出事啦,出事啦,快,快入宫见驾。”

方继藩轻轻皱眉道:“出了何事?”

刘谨苦着脸道:“陛下大发雷霆,命干爷立即入宫。”

方继藩对于性子乖张的朱厚照,早已习惯了,反而眉毛舒展开,慢条斯理的起身:“走走走,看看去。”

这一路在刘谨的催促下,匆匆入宫,待到了奉天殿,却见百官具都在此,各个惶恐不安。

却见有一本奏疏,散落在案头之下。

锦衣卫都指挥使牟斌,匍匐在地,战战兢兢。

朱厚照则是背着手,急躁的来回踱步,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眼里似尖刀一般的锋利。

待方继藩匆忙入殿,见此行状,也不禁觉得毛骨悚然起来,这又咋了?

看来这一次有点严重?

不待方继藩行礼,朱厚照眼尖,瞧见了方继藩,便高声道:“朕的摄政王来了,你来的正好啊,朕正好要问你呢,老方,你来说说看,说说看,这真是岂有此理,简直就是……就是……欺人太甚。我大明怀柔远人,料想不到,居然……居然有跳梁小丑如此恶形恶状,列祖列宗若是有灵,得知这些跳梁小丑如此欺凌我大明,羞辱于朕,只怕……也难以瞑目了。”

方继藩听了,心里咯噔了一下。

卧槽……到底出了啥事?

哪一个混账东西这般不开眼,连皇上都敢招惹!

方继藩左右张望,却见百官们个个不出声,面色古怪的样子。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敢问陛下,何事怨愤至此?”

朱厚照继续背着手,驻足站定了,眼里要喷出火来:“何事?何事?哼!还能是何事,有人欺到朕的头上来啦,你看看吧,看看这奏疏,奥斯曼新上任的使节,入京时所带的护卫,居然超过了礼仪的规定。不只如此,他的护卫,居然在东市吃了贩夫的西瓜不给钱,方继藩,你说说看,这是不是十恶不赦,是不是有辱我大明国体,是不是欺人太甚,又是不是不将列祖列宗,将我大明放在眼里,来,你来说罢。”

方继藩:“……”

方继藩沉默了。

此时似乎在接受着良知的拷问。

他终于明白,为何百官们都不吭声了。

毕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竟……朝廷命官,多少还是要脸的。

“说呀,你来说呀。”朱厚照脸色铁青,一副怨气冲天的模样:“朕来听你说!”

方继藩脸一红:“……”

接着,方继藩又冷冷的盯了牟斌一眼。

牟斌这狗东西,真是不会办事啊。

堂堂锦衣卫指挥使,搜罗了这么多罪证,你特么的就抓到了一个吃瓜?

良久……

在朱厚照的迫视和百官们个个羞愤的目光之下,方继藩才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陛下,这……这确实是太不像话了。我看……这护卫如此猖狂,肯定是使节指使,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使者如此无视朝廷,纵容恶奴行凶,那奥斯曼的国主,定是脱不开关系,这……这……这是阴谋哪,陛下,这是奥斯曼人,妄图挑衅的巨大阴谋。以臣之愚见,此事的背后,一定不是这样简单。陛下……便是臣去东市吃瓜,那也是给钱的,一个奥斯曼使节的护卫,却敢如此……却敢如此……等等,臣先理一理。”

方继藩努力了老半天,才又深吸一口气……人就是如此,一旦没了底线,便无所谓了,方继藩义正言辞道:“是了,臣终于明白啦,瓜者,苽也,此字出自青铜铭文,本意为饰物、仪仗、兵器。古之圣贤,多以瓜为礼器,汉时的蔡邕曾书曰:‘凡乘舆车,皆羽盖金华瓜,黄屋左纛。’,这里头的羽盖金华瓜,便有天子仪仗之寓意。奥斯曼人吃瓜,其用心险恶,令人细思极恐,陛下啊,此瓜,意为九鼎,他们吃瓜,便是觊觎我大明九鼎金瓜哪,此等恶行,是在是骇人听闻,臣更是想不到,他们的心机,竟是险恶至此,我大明宗庙,尚被人如此虎视眈眈,可谓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也,臣建议……此事断不可善罢甘休,陛下天纵之才,自是明察秋毫,早知其居心险恶,实是圣明无比,臣叹服,五体投地。”

殿中很安静。

百官们一个个面上麻木的样子,有人还偷偷的打起了哈欠。

朱厚照却是听的如痴如醉,瞪大眼睛看着方继藩,直到方继藩话音落下很久,他才一脸遗憾的道:“说完了?”

方继藩诚恳的道:“所谓君忧臣辱,君辱臣死,臣而今已是悲愤交加,义愤填膺,只恨不能以身杀贼,报效皇上,臣……臣已无言以对,纵是江河不绝之词,亦难抒臣心中愤恨。”

朱厚照终于坐下,一拍大腿,瞪大着眼睛,激动的道:“说的好,朕要说的便是如此,朕承祖宗天命,绝不堪受此侮辱,方卿家此言,正合朕意,诸卿,事已至此,卿等岂可坐视不理呢,你们食了朕的俸禄,理当忠朕之事,难道不该说点什么吗?

这是被点名了,百官们终于无法开小差了。

可此时此刻,似乎也没啥可说的。

只是……殿中还是安静的可怕。

相邻小说:最强龙组战神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仙尊都市行星龙枪剑行九天凌天论道重生之全能修真高手欧皇的动漫之旅夏虫鸣如何君临天下
Baidu
sogou